科創板邁出實質一步,半導體發展插上新的翅膀

信息來源于:品利基金 發布時間:2019.03.07 瀏覽數:230

1月24日,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召開深改委會議,會議審議并通過了設立上交所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總體實施方案和意見,會議指出,在上海證券交易所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是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深化資本市場改革的重要舉措要增強資本市場對科技創新企業的包容性,著力支持關鍵核心技術創新,提高服務實體經濟能力;要穩步試點注冊制,統籌推進發行,上市,信息披露,交易,退市等基礎制度改革,建立健全以信息披露為中心的股票發行上市制度。




上交所設立科創板并試點注冊制的消息傳出后,一直備受市場的高度關注。昨日,熱議多時的科創板注冊制總體實施方案獲得了審核通過,這對于國內資本市場來說,無疑也是一個標志性的事件,可以認為是資本市場深化改革的標志性事件。而且對于要在科創板上市的一大要求就是必須是硬科技企業,而恰恰半導體就是最符合科創板的產業,可謂量身定制。


因此對于半導體,集成電路領域的公司而言,這也是重大利好。


科創板的推出,有利于加大對半導體產業的投資熱情


一直以來,半導體,集成電路領域公司由于文教特點的導致研發周期長,投資金額大,同時回報期偏長,投資風險大,綜合投資收益比不高等問題,導致不被資本青睞,所以一直處于邊緣角色。因此創業公司融資難的問題一直困擾了行業發展,造成國內產業半導體底子差,基礎薄,發展緩慢,持續創新動力不足,只能依靠國家輸血,政府補貼,艱難發展,優質的創新創業公司少之又少。


2014年國家高瞻遠矚,頒布了“集成電路產業推進綱要”,同年設立了國家集成電路基金。全新的產業規劃,巨量的資金支持,在務實的政策作用下,2015年年年年年年年年從年起國內半導體產業內創新創業公司如雨后春筍一般遍地崛起,這為產業發展注入巨大的活力,已經形成了良好的示范效應。




國家牽頭引導,社會資本跟進,正逐漸變成一個半導體產業內的新的投資形態。然而對社會資本而言,情懷很重要,但賺錢更重要,過去退出渠道偏少,是制約社會資本進入半導體產業的一大頑疾,畢竟投資人考慮的第一要素是什么時候退出,什么時候能拿回投資?科創板的推出,又多一條退出渠道,有利于增加投資人對半導體產業的信心和熱情。


科創板的推出,幫助科創板建設多渠道的融資方式有重大意義


科創板最大意義就是注冊制的實施。


對于半導體創業公司而言,僅僅依靠早期的投資機構,以及國家輸血,政府補貼是遠遠不夠的,發展到一定程度必須有更大的資本市場來承接新的融資需求。而過去原本中國甲股實行核準制,上什么企業,能不能上,什么時候上完全掌握在證監會手中。上市標準,盈利水平,以及估值水平和定價,也完全由證監會把控,這一直是一個股最大的詬病,色彩:行政過濃,缺乏市場化機制。



而注冊制的意義在于,公司只需要好相應的信息披露,風險披露,至于融資金額,估值定價,完全由市場自主抉擇,這就極大的激發了創新創業公司的活力。你做的好,自然有人看好你,來投資你,你就能更加容易的融到資金。因此科創板對于助力國產芯片發展,重要性不言而喻。


科創板的推出,有助于市場優勝劣汰,并誕生一批世界級的公司


自由競爭,優勝劣汰,是市場經濟發展的核心,也是培養一批優秀公司的必由之路??拼窗宓耐瞥?,更加有助于市場競爭,優勝劣汰,優秀的公司脫穎而出,獲得更多的資源,從而更加優秀。絕大多數巨無霸公司都是從小公司一步步走過來的,是一步步從激烈的競爭中殺出一條血路來的??拼窗逭飧銎教?,是絕佳的比拼擂臺,是誕生世界級大公司的搖籃。


目前中國半導體公司偏小偏弱,和國際巨頭競爭中明顯處于下風,因此急需培養一批世界級的公司來和國際巨頭一爭高下,從而保持中國戰略基礎行業芯片產業的安全性和穩定性。




延伸閱讀:

呼喚理性,拒絕“三高”!


2018年“417”事件,像是一盆冷水,潑醒國人。我們硬科技實力似乎沒有想的這么強。深刻反省后,高層也認識到芯片產業依然薄弱,急需提高。政府一鼓勵,各路資本便蜂擁而至。錢太多了并不是一件好事,太多資本殺入這個行業導致芯片初創公司估值一路飛升。頭部項目,明星項目更是受到各路資本追捧,最終造成“成熟項目估值奇高,初創公司承諾奇高,看項目的投資經理血壓奇高”,三高現象。


客觀來講,全社會關注芯片行業是好事,但是野蠻的資本催熟并不可取。芯片行業一熱,就有很多抱著撈一票的想法的投資人盲目的沖進來想賺點塊錢,他們不關心公司戰略規劃,只關心何時能有利潤,以便能抬高估值套現走人。很多初創公司由于急于融資,產品都沒打磨好的情況下,急于求成,就敢和這些投資機構簽下對賭條件,承諾未來的高利潤和高增長。而結果變成一個爛攤子,創業團隊和投資人反目成仇。甚至有些項目還挺成功的,由于投資機構進去時估值太高,導致出現一種“項目的好好,但是基金虧錢”的怪像,最終投資經理們焦慮過度,血壓升高,LP們也頭疼不已。


某知名芯片公司,4個月內估值從18億美金飆升到25億美金,而公司基本面沒有任何變化,這就太瘋狂了。哪怕未來順利登錄甲股,按照行業平均市盈率,細算之下,怕是最后一批按25億美金估值進入的,也賺不了太多的錢,但是承擔同時投股權資巨大的投資風險,成本線奇高無比,到最后典型的“項目活著,基金虧錢”。


有錢的太有錢,沒錢的一直沒錢


不少國有大基金投資半導體會設置各種標準,特別是投資門檻上,往往最低起投金額一億起步,那些成熟大項目有的是融資方法和渠道,融資拿到手軟。而真正缺錢的創業公司,只需要融資千把萬的則處處碰壁,融不到發展所需的資金。


這個里就有很深刻的矛盾了。同樣一個公司,3年前沒人投,3年后搶破頭?非常諷刺。我們不能苛求社會資本太多,畢竟資本是逐利,無論做什么都無可厚非。對于國資背景的產業引導基金而言,要承擔更多社會責任了,應該大小兼顧,早中晚期項目平衡投資,不能抓大放小,畢竟國資引導性質基金的作用是要帶動整個產業鏈,培養一批好苗子,好公司,而非簡單賺錢,否則要怎么叫政府產業引導基金?產業引導基金應該解決市場發展過程中的不適合社會民營資本承擔風險的那一部分風險投資,否則意義何在?


否則就和中國足球一樣,俱樂部寧可高價買大牌,也不愿意出一小部分錢,培養青訓。沒有一批又一批的青年才俊,沒有實力雄厚的后備梯隊,遇到苦主,又是兇多吉少,喊了多年的沖出亞洲走向世界,依然僅僅是一個美麗的夢想。


少年強則國強的道理,人人知道。國資背景的產業引導基金,一味的追求“高大上”的項目,看不起“小而美”的項目,是違背了產業引導基金的初衷,是不可取的。好的創業公司,怎么能用投資金額門檻,一刀切的擋在門外?如果是因為內部考核問題,導致從業人員壓力太大,做這樣的抉擇,那就是的考核機制的問題,就應該改。


寫在最后


半導體是一個投資周期長,回報慢,風險大的行業,并不適合快進快出的游資風格。這個產業其實不缺財務投資人,一個成熟的上市前項目有的是投資人員愿意投。這個產業缺的是有耐心的產業投資人。


半導體投資絕對不是簡單投資,而是要和養孩子一樣,不光管生,還要管養啊,不僅給奶喝,還要教他知識,教他本領,長大才有用啊。這些知識,這些本領,其實就是戰略投資人帶給項目公司的資源。現在不光是戰略投資人養,國家還給建了新學校(科創板),讓你上學!最終形成完整的體系,無論是產業公司,還是投資人,還是國家層面,都能形成共贏的局面,因此科創板的設立,對于半導體產業而言,是一新的起點,未來在這里將誕生中國的世界級半導體公司,不管回饋國家,也讓行業成長紅利能給普通人分享,讓“賭國運”的人真正成為人生贏家。


時事熱點

換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