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利芯視野】瀾起科技:曾經的國產芯片標桿,如今揚帆再起航?。ㄒ唬?/span>

信息來源于:品利基金 發布時間:2019.04.15 瀏覽數:71

即將登陸科創板的瀾起科技,是名副其實的“網紅”,是外界最為關注的科創板種子選手。




2018年初僅19億美金的估值,在科創板啟動之后,作為熱門項目,瀾起科技在短短一年內被資本熱捧,當前估值已經飆漲到30億美金。私下的股權協議轉讓價格,甚至有高于這個估值的報價,而且沒有過硬的關系還拿不到份額。

 

在即將登陸科創板的半導體公司中,如果說中微半導體代表半導體設備最強,那瀾起科技就是芯片設計的標桿。盡管瀾起科技的營收和凈利潤等財務指標可能還不是行業第一,但是說到市場人氣和關注度,瀾起科技若是自稱第二,無人敢稱第一。


超強創始人,開創國內先河


說到中國集成電路領域的領軍人物有很多,但是有一個人不得不提,那就是瀾起科技的董事長兼CEO楊崇和。



楊崇和 (Howard C. Yang),現瀾起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兼CEO,也是公司的創始人。楊崇和早期留學美國,從事集成電路相關研究,獲美國俄勒崗州立大學電子工程學碩士及博士學位。曾在硅谷的美國國家半導體公司、晶技公司等從事數?;旌閑統蠹傻緶返難蟹⒐ぷ?。2002年為表彰楊先生在集成電路設計行業做出的開創性貢獻,美國電氣和電子工程師協會(IEEE)授予了他“產業先驅獎”。

 

楊博士在創建瀾起科技之前,曾在1997年創辦了國內第一家以硅谷企業為模式、以風險投資為資本的半導體高科技公司即新濤科技。此后新濤科技于2001年被美國著名通訊芯片廠商 IDT成功收購,當時該筆交易名列2001年中國十大并購案之一,楊博士因收購,后在IDT擔任副總裁一職。


新濤科技的成功,也被視為中國集成電路領域的重大的創舉,此前幾乎所有的集成電相關的投資,都來自于國家,而新濤科技這種新穎的模式成功后,則成為經典案例。之后,越來越多的海外華人學成歸來,效仿新濤科技的模式,引入外部資本,創辦了一家又一家芯片設計公司,而新濤模式算是業內開山鼻祖。



2004年,楊博士從IDT離職,拉上自己的兄弟們選擇了二次創業,成立瀾起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并且引入外國風險資本Montage Group,這便是瀾起科技的由來。

 

這支楊博士親手帶出來的團隊,也是國內最牛的團隊。


親如兄弟的大牛,鼎力相助


常仲元博士,國內模電大牛,曾經的中國大陸芯片設計第一人。

 

2005年,還在新濤任職的常博士的一篇論文被ISSCC選中(以新濤名義發表),這可是破天荒的事件。2005年之前,中國集成電路業內可從未有一篇論文能被ISSCC選中。

 

ISSCC是IEEE International Solid-State Circuits Conference的縮寫,是全球范圍內學術界和企業界公認的集成電路設計領域最高級別會議,被譽為集成電路設計領域的“世界奧林匹克大會”。



ISSCC會上有世界各地最頂尖的工業界和學術界的人士參加,同期也是全球最尖端固態電路技術最先發表之地,因此能在ISSCC上發表論文的則代表了極高的水準,是極大的榮譽和業內的認可。而ISSCC入選論文數量基本和這個國家的集成電路水平持平,因此ISSCC的入圍數量,基本能代表這個國家在產業鏈中的地位。


美國平均每年有數十篇論文被選中,而中國大陸平均每年僅數篇,算上港澳地區多一點年份也就十來篇,僅僅是美國零頭,甚至有些年份(2015年)全軍覆沒,無一入選,而2005年之前更是一片空白。這基本反映出中美在集成電路領域的巨大差距。而且中國入選的更多來自學術界,而美國則多為實戰派企業的貢獻。

 

因此常仲元博士作為中國大陸第一個在ISSCC上發表論文的人,意義十分重大,稱他為“中國芯片第一人”,絲毫不過分,不接受任何反駁。

 


早年常博士和楊博士一同創立新濤科技,而后又擔任過上海貝嶺的CTO以及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技術中心分中心總經理。2013年,常博士加入瀾起科技,擔任研發部門負責人,又回到楊博士團隊共同奮斗。

 

多年的默契合作,加之其在集成電路設計領域的淵博學識和豐富的研發和管理經驗,常博士的到來對瀾起科技的持續發展,無疑將起到積極的促進作用,瀾起科技打造的技術團隊,在國內也實屬頂尖。


產業鏈核心公司,細分領域絕對龍頭


作為中國芯片設計公司的代表,瀾起科技在產業鏈中也處于核心地位。

 

半導體產業鏈分為:支撐產業鏈、核心產業鏈和終端產業鏈,其中核心產業鏈又分為芯片設計、芯片制造和封裝測試三大環節。



設計公司在整個產業鏈上其引領作用,設計公司根據終端客戶的需求,設計出芯片版圖之后,交由芯片制造公司制造和封測公司進行封測,全部完成后將成品芯片交付給客戶。


從商業模式上看,瀾起科技屬于純設計公司,只負責芯片設計工作,制造和封測由合作伙伴代工完成。形成“Fabless+Foundry”分工合作模式,這也是目前半導體業內主要的商業模式之一。

 

瀾起科技的主要業務收入來自內存緩存芯片,在這個領域,技術難度很大大,供應商認證極其嚴格,行業壁壘極高,因此全球僅數家公司,而國內幾乎沒有競爭對手,因此瀾起科技是細分行業的絕對龍頭。


技術及行業壁壘極高,核心競爭力較強


內存緩存芯片主要用于內存條產品的,主要包括寄存緩沖器、數據緩沖器、內存緩沖器等,是內存條的核心部件之一。


瀾起科技是全球可提供從DDR2到DDR4內存全緩沖/半緩沖完整解決方案的主要供應商之一。其發明的DDR4全緩沖“1+9”架構被采納為國際標準,相關產品已成功進入國際主流內存、服務器和云計算領域,占據全球市場的主要份額,目前正在研發DDR5-4400的內存緩存芯片。   

 

由于瀾起科技主攻服務器內存市場,該領域的對產品的技術、性能、品控,有著嚴格的認證制度,行業進入門檻遠遠高于普通PC端用的內存條。



要想進入主流市場就必須通過嚴格的認證:首先經過服務器處理器廠商如:Intel的認證,然后須經過內存條提供商如:三星方面的認證,最后還要經過服務器廠商如:戴爾的認證。經過這三輪認證后才能獲得合格的內存緩沖芯片供應商資格,但是有資格未必一定能獲得客戶大訂單。


經過數年的潛心研發,瀾起科技從DDR2時代開始小試牛刀,DDR3時代抓住機會,到現在DDR4時代成為行業標準,瀾起科技已經形成了極高的壁壘,讓后來者難易跨越。

 

就技術角度而言,內存緩存芯片也屬于設計難度較大的一種芯片。


在計算內部通信的過程中,很多都涉及數字信號-模擬信號的轉換過程。例如內存與主板其他部件的數據通信以及光通訊、網絡通信,均基于此原理。大部分處理器只負責運算處理數字信號即0和1,而大部分大數據通信,是則發送和接受一段脈沖信號,因此數字模擬的轉換頻繁運用在各個領域。



如何把一段數字信號完美的轉換成模擬信號進行傳送以及高效快速的解碼,這其中牽涉復雜的數學算法,因此數模轉換芯片也是半導體設計領域內難度非常大的一種芯片,極其考驗技術團隊的功底,因此就技術層面而言其設計難度遠超NB-IoT、MCU之流。

 

而瀾起科技經過多年的研發,在內存緩沖芯片領域積累的深厚的功底,先后推出了DDR2、DDR3、DDR4系列內存緩沖芯片,可應用于FBDIMM(全緩沖雙列直插內存模組)、RDIMM(寄存式雙列直插內存模組)及LRDIMM(減載雙列直插內存模組),滿足高性能服務器對高速、大容量的內存系統的需求。

 

確實現在全球芯片公司做MCU和NB-IoT等的千千萬,但是涉及內存緩存芯片僅3家(瀾起、IDT、Rambus),因此僅論硬技術實力,瀾起科技也確實配的上國內第一。


天花板在哪里?


2016年-2018年,根據瀾起科技招股書披露,這三年營業收入分別約為8.45億元、12.28億元、17.58億元;歸母凈利潤分別約為0.93億元、3.47億元、7.37億元;其中主要業務來自內存緩存芯片,2018年度占比甚至超過99%。




瀾起科技的內存緩存芯片業務,主要屬于內存條的一種必用的芯片,因此和整個DRAM市場有較大相關性。

 

根據WSTS的統計,2016年、2017年、2018年全球半導體市場的規模分別為3389億美元、4122億美元和4779億美元,同比增長率分別為1.1%、21.6%、15.9%。



而半導體規模的大幅增長的背后,相當部分來自存儲器件。目前存儲器件已經是集成電路中占比最大的芯片,達到36%,合計1700億美金,而DRAM又占到存儲器的58%,合計996億美金。



資料來源:公開數據整理






按用途領域,DRAM又分成PC端、服務器端、移動端、繪圖型和消費電子型。其中服務器端大約占到28%,約278億美元。





時事熱點

換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