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利芯視野】瀾起科技:曾經的國產芯片標桿,如今揚帆再起航?。ǘ?/span>

信息來源于:品利基金 發布時間:2019.04.15 瀏覽數:65

在內存產品上,一條內存條的物料成本中,DRAM內存顆粒占到95%以上的成本,而緩存芯片僅占2%左右,其他PCB板、等電子元件占約3%。因此內存緩存芯片市場份額僅5.5億美金,基本和瀾起科技招股說明書上披露的基本一致。




目前瀾起科技的17億元的營收在已經占到整個市場的46%,屬于行業的絕對龍頭。

 

按照專業機構預測,至2021年,整個存儲器件市場預估規模超過1870億美金,按照現在的占比58%的DRAM占比,約1084億美金,而服務器市場會進一步從31%增至33%,標準型和移動端都將萎縮1%-2%。


因此整個服務器DRAM市場規模約357億美金,內存緩存市場進一步增至7.1億美金??悸塹轎蠢碊DR5上市,其售價肯定高于DDR4的緩存芯片。目前瀾起科技已經在DDR5內存有所布局,預計2019年Q4季度DDR5內存上市之后,利好瀾起科技。如果市占率再提高10%,樂觀估計,瀾起科技營收規??紗?.85億美金,折合人民幣25.7億元左右。




2019年Q4季度,將會上線DD5內存,DDR5相比DD4,各緩存芯片要求大幅提高,設計難度也大幅提高,這些變革包括數據與時鐘速率、VDD、電源架構、信道架構、突發長度以及改善對于更高容量DRAM的支持,此外DDR5 都會有兩個DIMM信道。這些新的變化也帶來了特殊的設計考慮,預計芯片售價會提高30%以上。


雖然前景良好,但是也需要警惕整個市場的增速放緩對于瀾起科技未來營收高增長造成不利的潛在風險。


2018年Q4季度其實就已經出現整體放緩趨勢,而到2019年,一季度的行業數據而言,PC以及服務器內存,下跌幅度超過兩成,而二季度去庫存的依然壓力山大,依然存在繼續下跌的可能,很明顯全行業已經進入低潮期,因此行業整體增長放緩導致瀾起科技營收無法高速增長的風險不可忽視。不過行業分析一致認為,服務器端DRAM相比還是有所增長,每年數據中心建設投資總額依然處于上升。



曾經有過坎坷,如今再次發力


最早,瀾起科技主要生產是機頂盒芯片,曾占據市場上的半壁江山,但是好景不長該業務因為國家政策調整,市場逐漸萎縮消亡,而瀾起科技也走向下坡,甚至被人舉報存在偽造業績的行為。而后在由中電CEC以及浦東科投努力下以6.93億美金的價格私有化從2013年從美國退市,此后瀾起科技把主要的業務重心全部切到內存緩存芯片上來。




為了更大的發展,瀾起科技披露,決定擬公開發行不超過11298.1389萬股A股普通股股票,全部用于主營業務相關的三個項目,總投資約為230019.06萬元。




從三個募投項目來看,除了人工智能芯片外,新一代內存緩存芯片以及津逮服務器平臺,均為現在的核心業務。鞏固核心業務,通過持續不斷的研發創新,提升公司在細分行業的市場地位和影響力,無可厚非。

 

瀾起科技也計劃繼續完善在內存緩存芯片的布局,在未來三年內完成第一代DDR5內存緩存芯片的研發和產業化;在數據中心業務領域,持續升級津逮服務器CPU及其平臺,為數據中心提供高性能、高安全、高可靠性的CPU、內存模組等產品,持續提升市場份額;


至于人工智能,雖然未來前景很好,以瀾起科技的芯片設計功底,相信也確實能做出足夠優秀產品,但是在落地具體終端應用場景之前,談大發展一切為時尚早。


新存儲技術崛起,短期內沖擊有限


半導體產業一直在進行技術的革新和升級,存儲器件也不例外,科學技術和技術人員們一直在不斷的追尋更快速度、更大容量、更低功耗的新型存儲器件和技術。

 

對于通用PC而言,通常數據都被保存在硬盤中,假如需要調至CPU進行運算,則需要經過硬盤-內存-CPU的Cache三步,最終被CPU讀取并進行運算處理,然后運算結果在再以Cache-內存-硬盤的逆向路徑寫入硬盤,最終保存在硬盤上。

 

雖然都是行使數據存儲的功能,但是三者在存儲速度、容量大小、保存數據時長以及價格方面差異極大。




其中硬盤速度最慢,但是容量最大,同時斷電不丟失數據,且每GB/價格最低,是非常廉價的長期保存數據的方案。目前傳統的機械式硬盤基本已經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NAND FLASH顆粒制成的固態硬盤,其速度和可靠性遠遠高于過去的機械硬盤,但是速度依然低于內存和Cache。就算英特爾新開發的3D XPoint的相變存儲技術,雖然速度遠高于NAND FLASH,但是依然和DRAM的速度差一大截。


而內存和Cache,速度遠快于硬盤,但是容量小,且斷電不保存數據,而且GB/價格相當昂貴,因此僅能用于短期保存數據。

 

相對于而言硬盤類似非常便宜的永久性倉庫,而內存和Cache則是昂貴的臨時倉庫 。

 

Cache都集中于CPU之中,是CPU內部的一個重要???,因此無法替換和更改,只能隨著CPU制造工藝及設計方案的改進而改進。


而內存和硬盤均為外部部件,因此業內一直在尋找內存和硬盤的替代者,追求更快速度、更大容量以及更長久的數據存儲,以及親民的售價。這些年新型的存儲技術不斷推陳出新,各大巨頭都試圖在未來的某一個時刻,自家新型存儲技術能夠瓜分這個超過1200億美金市場的大蛋糕。

 

瀾起科技目前其主要業務是傳統的內存緩存芯片,如果從長遠來講,新型的存儲技術確實存在未來沖擊瀾起科技的可能性,比如業內巨頭重點布局的MRAM技術。

 

MRAM,磁阻式隨機存取存儲器(Magnetic Random Access Memory, MRAM)作為非易失性存儲器,并不像一般的RAM芯片以電荷的形式存儲數據,它是以磁存儲元件進行存儲,目前以三星為代表,目前已經發展出第二代STT-MRAM技術了。



從實際效果上看,MRAM有著不亞于DRAM的速度和密度,同時又有更低的功耗,接近無限的讀寫壽命,更可怕的是斷電還不丟失數據!是極其理想的存儲方案。而且現在MRAM幾乎完全兼容傳統的COMS工藝,并不吃制程,因此被業內極大看好,兼容現有產業便意味著,未來快速低成本的擴張!

 

三星已經在3月宣布已經在28nm FD-SOI產線上導入eMRAM(嵌入式MRAM)產品;再往前英特爾、臺積電等巨頭也宣布利用自家Bulk COMS工藝(包括平面和FinFET)的產線生產出MRAM。

雖然短期內MRAM不可能動搖DRAM和NAND的根基。目前Everspin是唯一一家能夠大批量提供商用MRAM的企業,現在可以提供容量從128Kb到256Mb的MRAM芯片,且產能有限。這對于終端客戶而言,產品的存儲容量和產量還是太小了,短期內肯定無法替代DRAM和NAND成為主流。但是MRAM憑借其優異的特性,以及低成本的制造方案,已經引來包括三星、英特爾、臺積電、IBM等半導體巨頭的關注,如果巨頭爭相加入戰團,未來MRAM存儲顆粒容量擴大、產能放大,從消費電子比如手機開始,MRAM會逐步蠶食傳統的存儲器件市場,最終攻占整個DRAM,這就對瀾起科技賴以生存的基礎發出強烈的挑戰了。

 

當然這個時間點可能已經是十年后了,短期內MRAM還是很不成熟的,雖然技術前景美好,但是對瀾起科技的所處領域沖擊極其有限,可以忽略不計。


科創板的推出,有助于市場優勝劣汰,并誕生一批世界級的公司


科創板的成立不僅是對于瀾起科技而言,對于整個中國科技創新業而言,都是一個極大制度利好。

 

對于半導體創業公司而言,僅僅依靠早期的投資機構以及國家輸血、政府補貼是遠遠不夠的,發展到一定程度必須有更大的資本市場來承接新的融資需求。而過去原本中國A股實行核準制,上什么企業,能不能上,什么時候上完全掌握在證監會手中。上市標準,盈利水平,以及估值水平和定價,也完全由證監會把控,這一直是A股最大的詬病,行政色彩過濃,缺乏市場化機制。

 

自由競爭、優勝劣汰,是市場經濟發展的核心,也是培養一批優秀公司的必經之路??拼窗宓耐瞥?,更加有助于市場競爭,優勝劣汰,優秀的公司脫穎而出,獲得更多的資源,從而更加優秀。絕大多數巨無霸公司都是從小公司一步步走過來的,是一步步從激烈的競爭中殺出一條血路來的??拼窗逭飧銎教?,是絕佳的比拼擂臺,是誕生世界級大公司的搖籃。

目前中國半導體公司偏小偏弱,和國際巨頭競爭中明顯處于下風,因此急需培養一批世界級的公司來和國際巨頭一爭高下,從而保持中國戰略基礎行業芯片產業的安全性和穩定性。


半導體是一個投資周期長、回報慢,風險大的行業,并不適合快進快出的游資風格。這個產業其實不缺財務投資人,一個成熟的Pre-IPO項目有的是投資人愿意投,這個產業缺的是有耐心的產業投資人。

 

半導體投資絕對不是簡單投資,而是要和養孩子一樣,不光管生,還要管養;不僅要給奶喝,還要教他知識,教他本領,長大才有用啊。這些知識,這些本領,其實就是戰略投資人帶給項目公司的資源。現在不光是戰略投資人養,國家還給建了新學校(科創板),讓你上學!最終形成完整的體系,無論是產業公司,還是投資人,還是國家層面,都能形成共贏的局面,因此科創板的設立,對于半導體產業而言,是一新的起點,未來在這里將誕生中國的世界級半導體公司,不管回饋國家,也讓行業成長紅利能給普通人分享,讓“賭國運”的人真正成為人生贏家。


時事熱點

換一批